欢迎来到浙江大学医院管理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新华社:浙江“双下沉”创新“长兴模式”,实现省县乡医疗服务纵向联动

来源:新华社 发布时间:2017-09-07 作者: 阅读数:51次

        新华网杭州9月6日电 (记者 黄筱)每周二上午七点,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以下简称“浙医二院”)消化内科副主任杜勤都会乘班车从杭州到长兴。一小时后,她已经带着长兴县人民医院消化内科的骨干医生接待第一个门诊病人。一周一天的“跨城下沉日”,杜勤说并没有感到给自己的生活工作带来太多不便,反而在基层医院工作她收获了不小的满足感。 
  2015年浙江提出建立“双下沉、两提升”长效机制,省市县乡各级医院探索出多种医疗联合体模式,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优化医疗资源配置方面做出诸多成功尝试。在长兴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推动下,浙医二院和长兴县人民医院,通过对“双下沉、两提升”的再谋划、再深化,创新提出医联体建设的“长兴模式”,真正实现省县乡纵向的联动,打通医疗服务链,成为综合医改的浙江乃至全国的典范。 
  正如浙医二院院长王建安所说:“长兴人民医院的发展基于浙医二院,但是已经不囿于浙医二院了。”今年4月,浙医二院长兴分院成为 “全国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真抓实干成效明显予以激励的地方”并受到国务院表彰,8月,被确定为浙江省唯一的“公立医院改革国家级示范县”。 
  合作让百姓看病搭上了“直通车” 
  2015年11月,地处浙北的长兴县人民医院挂牌浙医二院长兴分院,不到两年时间当地百姓在医疗服务和质量方面的获得感显著提高。 
  安徽患者卢某乘车途径长兴县泗安镇时,突然出现胸痛,且症状加重,到就近的乡镇医院就诊时,突发室颤出现昏迷。120救护车将他转送到长兴分院,王建安带领的心血管介入团队专家,为患者进行了DSA造影、抽吸血栓、支架植入......不到一个小时,患者闭塞的血管被顺利打通,安全转回重症监护室。 
  就在卢某入院的前两天,长兴区域协同救治体系——浙医二院长兴分院胸痛中心启动。他成为第一个经胸痛急救流程,成功挽回生命的急性心肌梗死患者。 
  来自重庆的务工者老杨在长兴分院被查出患有罕见的纤维板层型肝癌,该肿瘤侵占的腹腔范围很大,还侵犯了肝脏大血管,手术难度和风险系数都很高。在远程会诊之后,浙医二院副院长、肝胆胰外科专家梁廷波团队立刻赶赴,为患者切除了直径达20多公分的肿瘤。 
  长兴分院医生余育晖表示,患者不但在长兴第一时间享受到省城名院同质化的治疗,而且对于经济不宽裕的老杨来说,在长兴做手术,输血费、床位费、诊疗费,再加上食宿交通等费用算下来,要比去杭州节省近30%。 
  每周不少于30名浙医二院专家下沉坐诊,“周周有名医、天天有专家” 在长兴分院已经成为常态。2016年,浙医二院专家在长兴累计坐诊1709人次(平均每周坐诊32人次),累计接诊病人20560人次(其中义诊4511人次),教育查房825人次,手术588台次。 
  三甲大医院专家的“下沉”,不仅使长兴民众在家门口就享受到省城名院同质化的诊疗服务,还吸引了河北、重庆、江苏、安徽等周边地区的患者慕名前来。2017年前5个月,非长兴户籍的病人占出院人次的比例,从2016年的9.35%上升到17.05%。 
  对于医院而言,服务评价最终取决于病人,而病人的回流则是无声的点赞。2016年,长兴市民县域内住院就诊比例同比上升了9.49个百分点,回流病人达12000人次,为地方医保节省开支3800万元。 
  撬动封闭“围墙”,打通共生局面 
  长兴县人民医院自从和浙医二院合作以来,在整个浙北地区龙头地位日渐凸显。一方面配合长兴县卫计局建立了“临床检验、影像诊断和心电诊断”三大中心,通过实时、高效的信息互通,为百姓提供精准、便利的服务;另一方面,按照“县乡一体化、下沉再下沉”的思路,先后与水口、小浦、林城等乡镇卫生院签订分院合作协议,并与城市社区中心、煤山等6家乡镇卫生院建立了协作关系。至此,一个贯通省、县、乡及社区的上下联动、分级诊疗、合作共赢的模式基本形成。 
  同时,与分级诊疗相配套的转诊和远程会诊流程也逐步确立,双向转诊办公室和慢病分级诊疗服务小组应运而生。2017年1至5月,长兴县人民医院上转浙医二院患者259人次,接收下转患者20人次,同比分别增长893%和333%;三家乡镇分院累计上转病人1099人次,同比增长2831%。 
  然而,“下沉”过程中难免遇到“水土不服”的问题,“光靠政策让专家被动下来是不长久的,我们必须营造更加个性化、人性化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让专家们愿意到长兴来服务。”长兴县卫计局局长金宁说。 
  早专家先“下沉”一步的管理者、由浙医二院委派的长兴分院执行院长徐翔就坦言,“我们除了要把好的医疗资源输送到当地之外,还要考虑当地的医生和老百姓需要什么。” 
  大医院的专家天生集聚效应,到基层坐诊、开刀,当地医生既欢迎又担心,尽管可以学到新技术、新理念,但他们原本在当地的权威地位动摇了,“一把刀”、”头把椅”让位了,担心病人被“虹吸”走,难免有一定的抵触心理。 
  而下沉的专家也担心,长时间在异地工作,浙医二院的病人会不会流失?原来每天许多疑难杂症患者集中在大医院就医、开刀,沉下去后自己的学术水平会不会下降? 
  双方医院分析论证后决定,鉴于下面没有那么多专科病人和疑难重症患者,不妨让杭州专家每周或者每半个月固定一天在长兴工作,上午看门诊,中午查房,下午讲课或指导手术。 
  徐翔说,“共同成长”、“匹配度”是关键,合理的匹配,高效的运转,不仅避免了专家资源的浪费,满足了基层患者看名医的需求,也免除了两院医生的各种担忧。 
  系统性制度创新,确保改革落地 
  改革中的一个关键是建立权责清晰的现代医院管理制度,长兴县政府和浙医二院之间就建立了彼此信任的合作关系。“浙医二院是百年名院,国内精细化医院管理的典范,要给管理者足够的权力,把浙医二院全方位的先进管理理念带进来”金宁表示。 
  “我们觉得技术带动相对比较容易,文化和理念植入,才是真的下功夫。因此,通过一系列的努力和探索,以技术带动,将浙医二院优秀的文化和理念全面地植入到长兴分院,建一所县城老百姓家门口的浙医二院。”对于双方的合作,王建安如是说。 
  如何将这一成果“嫁接”到长兴分院是徐翔考虑的第一个问题,“医院的优劣与所处的区域或规模大小没有必然联系,不能因为是县级医院,就把发展的思路局限在小框框里面。” 
  人权、财权、物权,是医院管理的核心,领军人物的确立,确保了“双下沉、两提升”推进的系统性和高效率。 
  徐翔大刀阔斧地推进“能者上”的人事制度改革。2016年,通过公开竞聘,完成了全院中层换届。面对二本生、大专生多的人才瓶颈,医院全力引进麻醉、康复、整形、信息技术及宣传等优秀人才,充实紧缺岗位人才,为医院阔步发展注入了崭新活力。 
  与此同时,院长年薪制、中层年薪制、绩效考核制、全员聘任制、编制备案制、职业年金制、工资总额制、首席医生制、财务监督制等一系列改革举措相继出台。 
  据了解,双方还将通过医疗资质和医疗数据的一体化建设,实现医联体内部各医疗机构医疗服务同质化。到2018年底,长兴县人民医院不少于10个临床专科达到国家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水平;到2019年,长兴县人民医院建成并运行浙北肿瘤中心、眼科中心、心脏中心、呼吸中心等四大中心。 
  王建安表示,“长兴模式”之所以表现出强劲的后劲,关键在于双方突破了体制机制限制。 
  据悉,2017年8月30日,原为“浙医二院长兴分院”正式挂牌为“浙医二院长兴院区”,一字之差的改变,标志着浙医二院与长兴县人民医院的合作从下沉帮扶走向更为紧密的合作。下一步双方将积极探索人权、财权、物权等方面的逐步统一,从患者角度出发布局上下级医院之间的医疗资源分布,建立公立医院体系纵向有机整合的“医联体”组织架构,让“长兴模式”长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