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大学医院管理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健康报 姚玉峰:用心擦亮患者双眼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8-02 作者: 阅读数:55次

姚玉峰:用心擦亮患者双眼 

本报记者   孙梦   特约记者   林莉    来源:健康报 2017年7月29日     星期六 头版

       

     “生命对人只有一次,我们的职业护佑生命,所以是一份崇高的使命,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浙江大学邵逸夫医院眼科中心主任姚玉峰说。建立一个现代学科,带出一批专业人才,建立与国际接轨的眼库是姚玉峰留学回国前设想的三大目标。目前,这些目标均已完成。“当我看到患者因为我,获得改变人生的机会时,我感到很欣慰。”正是这份对职业的认真和钻研,让姚玉峰一步步攀登上了世界眼科角膜移植领域的巅峰。由他创造的“姚氏法角膜移植术”,解决了排异反应这个世纪难题,被越来越多的同行和患者所认可,并写进美国医学教科书。心里眼里只有患者姚玉峰的事迹被媒体公开报道后,找他看病的患者越来越多。

       7月19日一早,姚玉峰和记者的采访耽误了一会儿,当他赶往诊室时,门前候诊的患者已经排起了长龙。“今天又得到下午2点以后了。”跟随他出诊的一名进修医生说。“刚到邵逸夫医院时,姚主任就约法三章:只要是外地慕名而来的患者,能照顾的尽量照顾,他的心里,患者永远排第一。”邵逸夫医院护士同俏静说:“姚主任的午饭永远都是下午1点以后吃,即使再忙,也不能耽误患者看病。”姚玉峰经常接待一些疑难危重患者,其中许多人是国内同行推荐来的。这些患者的到来,既检验他的技术,也考验他的担当。

        2012年,姚玉峰的诊室出现了一名23岁的年轻女患者,她叫陈秋霞。10岁那年,陈秋霞因氢气罐炸伤了双眼,当场失明。此后,她辗转两家医院做了几次角膜移植手术,但都因出现排异反应而失败。为治病奔走多年的陈秋霞经医生介绍找到了姚玉峰,希望做最后的尝试。站在姚玉峰面前的陈秋霞,右眼球已经萎缩多年不能施治,左眼也仅剩光感,把手放在眼前晃动,她什么也感觉不到。面对如此严重的病情,姚玉峰的内心不是没有犹豫,但患者强烈的求治愿望打动了他。经过仔细研判,姚玉峰决定分两次为陈秋霞实施手术:第一期手术是羊膜移植联合自体口唇黏膜移植,目的是重建眼表,让病人的眼睛疤痕粘连去除、眼表血管化改善、眼表的上皮获得更新。第二期的手术方案是异体角膜缘移植联合异体角膜移植,目的是再次更新病人的角膜上皮,同时恢复其角膜透明性,提高视力。“第二期手术是今年5月做的,现在我的左眼视力已达到0.3,应付正常生活没有问题。”陈秋霞说,手术后,她第一次看到丈夫和3岁女儿的模样,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

        20多年来,姚玉峰共治疗过30万名病人,经他手术复明的病人近3万人。攻克角膜移植世界难题7月21日是姚玉峰的手术日,一位病毒性角膜炎患者成功接受了“姚氏法”角膜移植手术,整个手术姚玉峰只用了50分钟。然而在20年前,这一手术还是个难以逾越的世界难题。

        1906年,德国医生爱德华·泽尔首次成功施行了人与人之间的角膜移植,然而排异反应随之而来。排异反应后,需要长期服药,不少患者即便靠药物也无法抑制排异反应,移植的角膜又很快变得混浊。在那之后的整个20世纪,世界角膜病专家前赴后继,试图攻克这一难题,均未成功。             1976年,美国角膜病权威理查德成功进行了上皮移植手术,从另一角度为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思路,但因无法从理论上阐释上皮移植的机理,上皮移植一直停留在假说阶段。

        1991年,姚玉峰考取原卫生部公派“笹川医学奖学金”的出国项目,赴日本大阪大学医学部眼科研修。因表现优异,被大阪大学批准延续读博,其主攻方向正是角膜移植排异。经过数千只小鼠的实验,1992年年末,姚玉峰在世界上第一次证明了角膜上皮移植理论,即将别人角膜缘上皮部分移植过来,就可以完全重建病人完整的角膜上皮,困惑世界角膜病领域的理查德假说被中国留学生证实了。上皮移植实验的成功,使姚玉峰搞清了角膜移植的机理。人类的角膜厚度约0.5毫米,由上皮层、前弹力层、基质层、后弹力层、内皮层组成。实验同样证明了免疫性机理问题,即排异最主要是针对内皮层产生,人类角膜的内皮层厚度是6微米,角膜移植时只要将这6微米完整保留,理论上就不产生排异反应。手术中,如何将只有千分之六毫米的内皮层完整保留,而不发生破损呢?姚玉峰尝试了三四十种方法进行试验,均未成功。

        1995年3月的一天,姚玉峰去食堂用早餐,脑子仍停留在实验冥想中的他,拿起鸡蛋轻轻一磕,随手剥开一片蛋壳。蛋壳剥落,蛋衣完好保留!他两眼直愣愣盯着蛋衣,脑子里电闪雷鸣:若将后弹力层与内皮层之间开个小口,让“蛋壳”与“蛋衣”分离,而后再剥“蛋壳”,剥破“蛋衣”的概率不就可明显降低吗?此后,已经在眼免疫学和病毒学研究领域取得很高成就的姚玉峰,婉拒导师的挽留,提前两年完成博士学业回到中国。

       1995年5月,由姚玉峰主持的世界上第一例采用最新剥离术进行的角膜移植手术,在他母校的附属医院完成。他用自己设计制作的姚氏镊等手术器械,在患者角膜边拉开一道0.1毫米的口子,在角膜后弹力层与基质层之间注入黏弹剂,分离“蛋壳”和“蛋衣”。术后,患者果真未发生排异反应,3个月后视力达到1.0。这一年,姚玉峰33岁。从那之后,姚玉峰又做了多例角膜移植手术,所有手术均零排异。为保证科学性和严谨性,一直积累到39例病例,并且每例都有足够长时间的术后随访记录时,他才把手术成果写成论文向世界顶级眼科学杂志投稿。

       2002年5月,姚玉峰的论文在美国《眼科》杂志一经刊出,在世界眼科学界引起强烈反响,被称为“该领域治疗方法的一个突破性成就”。               2008年,美国眼科教科书将“姚氏法角膜移植术”作为独立章节收录其中。

        2010年,世界角膜病学会在日本京都举行年会,会上展出的从1700年开始的世界角膜移植技术进展,“姚氏法角膜移植术”赫然在列。知识传播才有价值“当医学科学工作者掌握一项新的知识和技术时,就要尽快传播出去,让更多患者受益,价值才能显现出来。”对于有些人劝他守住“独门秘诀”,姚玉峰如此回应。

        从2009年开始,在当地医学会和医院的支持下,姚玉峰开始了“姚氏法”的普及工作,每年举办两期,每期培训500人。培训班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眼科医生,期期爆满,姚玉峰培训了5000多人次,让1.5万多名角膜病盲人在当地就能受益于这项技术。邵逸夫医院眼科中心许叶圣博士说,对大多数角膜领域医生来讲,角膜炎症、角膜变性等病变的判断诊治,才是临床上需要掌握的内容,同时也是难点。在这一领域,姚主任的厉害程度不亚于“姚氏法”。“我们在做临床判断时,经常觉得像这个,又像那个,而姚主任总能果断地做出正确判断。他常说,医生需要拥有稳定的思维框架和严密的逻辑推理能力,这样才最有可能筛选出正确的结论。”